若是称道孤独是否有些显的虚伪了,不过是只剩自己一人罢了.当自己一个人吃饭,走夜路时,才会感到从前未感受不到的自由,无拘无束.现在却大抵适应了,不再有什么新鲜感,只是一味地惆怅,叹何也?是以前的种种?可并不见得有什么好.似解脱般的失去?也许吧.

大抵是时代变了,人善被人欺而坏人却悠闲自得,我无法分出一个明确的界限于二者,我只知道:这人似与从前不同了,的确是不同了.若这便是所谓精英者,我仍愿只和那些人们眼中所谓的愚者晚罢.毕竟我亦是后者.


读书人可失意,莫要失望啊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