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确实要说一些什么了,可究竟是不知道提些什么.当记事的工具成为感情的寄托,心灵的慰藉,便俨然得知人情关系已下至冰点.什么爱恨情仇只供自己写下慢慢消化体会罢了.总是谈些毫无营养的话,机械地一遍遍描述自己所经历的苦难.夸张化,放大化.直至以悲观的态度去论述自己的苦楚,无聊之至.我似乎的确不知该说些什么了,可终究还是说了想说的,也算是提了些什么罢.


读书人可失意,莫要失望啊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