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恍惚,好像便等了好多年.未曾想,朝时月隐,暮时日落.可这梦说圆也便圆了.上次算我穷追不舍,这次却也再没有那么碰巧的事情了.思来想去,亦是无言无语.云亦在我心头,云将在我眼前,教我如何忘却,引个不恰当的句子,如小年在武当上所说的那般:八百年不见真武,今日真武见我.


读书人可失意,莫要失望啊~